中秋吃月饼,不必纠结“营养”与“健康”
发布时间:2015-09-22    来源:果壳网

每年的中秋节,都会掀起“月饼大战”。从拼历史到拼口味,从拼外表到拼包装,“买的人不吃,吃的人不买”越来越成为常态。这几年来,甚至出现了多种宣称有保健作用的“功能月饼”、“健康月饼”。

月饼,不可能是“健康食品”

人们经常说“健康食品”,但是“健康食品”本身并没有一个法定或者科学的定义。因为人体所需的营养成分是复杂多样的,而任何食品都不可能单独满足所有需求。通常,人们把满足人体需求多,而不利影响小的食品称为“健康食品”。比如蔬菜,能够提供很多维生素、矿物质、纤维素、抗氧化剂等现代人容易缺乏的营养成分,所含的糖、脂肪等人们容易过量的的成分又比较少,所以被当作“健康食品”。至于所谓的“垃圾食品”——各种洋快餐,则是含有的碳水化合物、脂肪、蛋白质、盐等现代人容易过剩的营养成分多,而那些容易缺乏的微量成分,则很欠缺。所以,长期以这些快餐为主要食物,就会造成热量过多而营养失衡。

如果按照同样的标准来看待,月饼实在是一种“不健康食品”。与洋快餐相比,它的含糖量有过之而无不及。面食本身的口感并不优越,要做出“酥软”的月饼来,就需要加入大量的油。糖、油、面粉,是月饼的基本成分。月饼馅也往往含有很多糖和油。可以说,月饼比洋快餐更加“高热量”,营养成分更加“单一”。

不过,考虑到月饼只是一种“文化用品”,实际上它对健康是好是坏都没有关系。不管是“健康食品”还是“垃圾食品”,对健康的影响都是要在长期、大量吃的情况下才能体现出来的。而月饼,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只是中秋节的一个仪式而已。它存在的意义,主要是文化传统上的程序需求,而并非满足人体需要的“食品”。

月饼的“保健作用”,纯属忽悠

有了这样的思想基础,我们再去看那些“功能月饼”,就觉得毫无健康价值。

首先,不管功能月饼加入了什么“保健成分”,都无法改变月饼热量高、营养成分单一的特征。食品中的营养成分绝大多数情况下是简单叠加的,那种“有害成分”通过加入某些“保健成分”就变得健康了的说法,只是江湖郎中的忽悠。

其次,加入的那些“保健成分”,也毫无意义。比如“功能月饼”中有一类是加螺旋藻。虽然螺旋藻含有比较多的蛋白质、某些维生素和矿物质等人体所需的成分,但是它本身并不具有神奇的“功效”。它被发现的时候,只是当地穷人用以充饥的野菜。那些所谓的“有益成分”,在普通食物中都含有。而且,人体对它们的需要是长期大量的。螺旋藻商人们津津乐道于螺旋藻干粉中的蛋白质含量有多高,但是人体每天需要几十克蛋白质,一个月饼里加的那一点点只具有象征意义。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和美国癌症研究会都认为,考虑到螺旋藻的实际食用量,它并不是一种好的蛋白质来源,其他的“有益成分”也大致如此——如果把螺旋藻像萝卜青菜一样经常大量地吃,倒是一种很好的野菜。但是指望吃一点“保健品”,其营养价值完全可以忽略,更不用说月饼里加的那一点。联合国粮农组织虽然鼓励发展螺旋藻种植,但是对它的定位是“解决贫困地区的营养问题”,“作为饲料降低养殖业的成本”以及“遭受洪水飓风袭击之后作为应急的生产措施”等等。螺旋藻作保健品,一直就是商人们的忽悠。

其他的功能成分,比如西洋参、鲍鱼、鱼翅之类,也没有像样的科学证据支持那些传说中的功能。加入月饼中,自然也不会有什么额外的神奇功效。

那么,月饼还能不能吃?当然能吃。作为中国传统节日中的一个仪式,它的文化意义是巨大的。虽然它不是健康食品,但是每年只在这个特定的日子里吃上一次,也无所谓“健康”还是“不健康”了。

什么样的月饼才是好月饼?

既然“保健功能”只是商人们骗钱的噱头,健康不健康也无关紧要,剩下的评价标准就只剩下了“好吃”和“好看”。“好吃”是为了自己,“好看”是为了别人。在食品高度商业化的如今,“好吃”和“好看”,都可以花点钱来换取。看得舒心,吃得开心,就可算是好月饼了。

更好的月饼,还应该蕴藏着浓厚“亲情”——在我看来,这甚至是作为文化用品的月饼最大的价值。在合家团聚的时候,共同品尝买来的月饼固然充满天伦之乐,但如果亲手烤出一炉月饼,那么对全家人来说,更是无以伦比的美食。对孩子来说,“我家大人自己烤的月饼”也一定比“商店里买来的月饼”更值得骄傲。

 

 

(图片来自果壳网)

[打印本页] [关闭窗口]